在枕着沱江水声入眠的客栈里

无论是凭立于虹桥边,安坐于万名塔底,还是俯身于吊脚楼的一隅,视野中都会有一条静静的河流相伴左右。她不是青涩俏皮的山涧之溪,不是柔情温婉的江南之水,也不是跌宕起落的大江大河。沱江,她只是她自已。

继续阅读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