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留芳灵秀江村

江村
风水:

江村风水独特表现在三个方面:
1.江村东面这座山就是金鳌山,背靠黄高峰(黄山七十二峰之一),海拔1143米,时常云腾雾涌,每当天气晴朗就能看到“黄峰晓日”的胜景。所以说这里云腾雾涌,日出有灵气,即来龙足。
 2.水口,聚秀湖的左边的山似一头朝大路仆卧的雄狮,所以名为狮山。右边的山叫象山,因其形如大象的象头、象鼻而得名。整个村庄有青狮、白象紧紧地严守水口(两山之间相距极近),村内地势宽而舒平,似一聚宝盆,可盛装来龙山(金鳌山)的厚足灵气。由于水口紧,灵气尽销村内。
 3.再看朝向,江村座东朝西,村外开阔宽广,极目很远,可见到黄山光明顶,案台(指看羊山)即在眼前不远,夕阳西下时“羊岗夕照”的金辉景致全部跃入聚宝盆内而曲尽其妙,美不胜收。
从整体来看,整个江村的地形像一把太师椅的形状,金鳌山如太师椅的靠背。狮山、象山是太师椅的扶手,整个村庄就坐落在太师椅上,既稳当又舒适,而近处的羊山就是置于胸前的案台,使人顿觉眼前充实,没有半点虚落。金鳌山还似一玉佛前的宝鼎,所以民间流传有“狮象两边走,聚秀锁水口。宝鼎当中座,高官代代有”的诗咏。
人文:
 江村文风淳厚,从六县联中,江村书屋,晨报、族谱、诗词对联之中可窥视江村灿烂的文化。 
容祖遗像:1500年秋,唐伯虎在游历了匡庐、武夷、雁荡、普陀诸名山之后,曾溯新安江而上,登览了黄山白岳,亦有缘与同科好友江溥再度相逢。唐寅受溥公之托为溥公夫妇三人画下容像,时溥公原配已故。观其溥公容像画艺精湛,人物肖像逼真,衣饰时代特征明显,黄为黄金。白为白银,朱砂颜料虽历数百年仍光艳如初。因容像不留印款,故给容像披上了神秘色彩。
胡适手迹: 这是一代文化大师胡适的手迹。现存于江村历史文物展览馆。左边为“为民族主义努力奋斗”,右边为“于传种问题积极研求”。这是一首贺辞。据说,胡适在外十三年后,胡适从北京大学赶回上庄与江冬秀完婚。大门与院门分别挂了胡适自撰的对联:一是“旧约十三年,环球七万里。”抒发了这十三年中,胡适与其妻江冬秀经历首不同生活的感触。第二副联是“三十夜大月亮,廿七岁老新郎”  。
起凤石刻:集中石雕的地方大都是古桥、牌坊、祠堂,江村除了冲锋陷阵进士坊外,保能看几块保护的“圣旨”石。石存较多的是聚秀湖,企盼多子多孙的麒麟刻图,让江氏子孙不从这偏僻一隅猁居全国数十地。散布于民居中的石雕多属镂空雕、半贺雕、浅浮雕,花草形态各异,动物栩栩如生,人物形象逼真。
廿四节气木雕屏风:宗祠内兼具隔开和组合作用及装饰功能的24扇隔扇花卉,喻意族人季季平安,生活如花似锦。隔扇的上方还刻有那个季节的风情图,或荷犁下地的农夫、或头戴斗笠的渔翁、或骑在牛背上的牧童、或纺纱织布的村姑、或倚窗苦读的士子、或落棋不悔的绅士。寄望子孙不仅熟稔琴棋书画,且像“八仙”那样各显才华。
名人:
江村明清两朝出了126个进士、举人,民国初十年出博士、学士17人。就数字论在老徽州的村落中江村会让人翘楚,将范围放大到全国,江村照样让人竖拇指。
宗谱文化:
祠堂是一个家族的中心,通过开祠祭祀和其他的家族活动,将族众牢固地纽结在同一祖宗的牌位之下,形成了一个个严密的血缘组织。直到今天,徽州同族人见面还常说,彼此原先是同一个祠堂的”,实际上也就是指族众间的血缘关系。而情系这层血缘关系的主要纽带,则是卷帙繁多的宗谱。

发表评论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