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道拦路酒歌舞闹郎德

郎德苗寨
下寨的芦笙舞散场了,仿佛就在一瞬间,这一大片叮当的身影飞快地四散而去,刚刚还是莺莺燕燕,突然间四顾茫然,很想能抓住一片飞扬的裙角,留住一个嫣然的笑容,却仍然无法跟上她们的脚步。十个、八个、五个、三两个,左转、右转,台阶,向上,笑渐不闻声渐悄,终于,所有色彩的渲染和银饰声响的节拍都消逝了,站在半山坡的平台上,整座郎德下寨瞬间恢复了宁静的本色。
绕过寨子,山间小路蜿蜒,山与山之间大片水稻田蔓延,似乎路上看到的每个寨子都是这样山清水秀的地方。房屋依山而建,山前或是江水横陈,或是小溪流淌,空气清新而又滋润。绝不会有尘沙风暴的肆虐,有的可能只是阴雨连绵的苦恼。

发表评论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