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黄丝桥古城的城门口听小城故事

凤凰黄丝桥古城
  
  据光绪《凤凰厅续志》中载:“凤凰营,足巨镇干镇六十里。有废城,在坡山西址,建于唐,为渭阳废县故治。”这就是建于唐垂拱年间的渭阳城,雄踞湘黔要冲,在苗家人的注视里已静默屹立了一千多年。可手中握着的历史资料所记载的此处风景与我眼前看到的这纵横的阡陌,迂回的绿水,斜照的夕阳,缕缕的炊烟,却有着天壤之别。这一派田园诗韵的古城,有谁会想到它曾是西通云贵要塞的刀戟搏击之地?
    这已是我第二次敲开它巍峨的城门了,我对一个住在城内的老婆婆说我是来看望一位苗家姑娘的,问老婆婆可认得一对附近勾良苗寨卖刺绣的姐妹?老婆婆一边说着好、认识,一边又絮絮地向我道着她这片家园的历史。她带着我由屋后登上城墙,用手指着,告诉我说,有剧组曾在我们刚进来的那个门那里拍过《乌龙山剿匪记》,还有近年拍摄的《我心飞翔》也在这里取过景。她还说这里的南门因为总是失火早被封死了,北边的“日光门”只有家中有了丧事才由此门出人,东边的“和育门”是当官人走的,逛过古城出东门,便能“官运亨通”了……
    我不想再去深究那些飞檐翘角是从何时起变得不再雄伟壮观,那些箭垛炮台又是因为何事曾经气势逼人,或者那些苔藓与野草塞满的石头城墙是否还残存着已逝的足音。我问老婆婆:“现在这城墙还是不让你们随便上吗?”她的叹息给了我肯定的答案。我知道这又是一片被旅游开发公司买断的家园,他们自己的家园如今连上去随意行走都变
得难以实现。老婆婆没有再多说什么,我却知道古城心底的荒凉与凄冷,是无法同匆匆来又匆匆去的过客言喻的。

发表评论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