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枕着沱江水声入眠的客栈里

无论是凭立于虹桥边,安坐于万名塔底,还是俯身于吊脚楼的一隅,视野中都会有一条静静的河流相伴左右。她不是青涩俏皮的山涧之溪,不是柔情温婉的江南之水,也不是跌宕起落的大江大河。沱江,她只是她自已。在微曦的阳光里,在醒来后的迷雾中,在困顿的午后,在昏黄的斜阳下,在波光灯影的夜幕中,在许下的一个个深深浅浅的愿望里……她隽永,她轻逸,她萦绕,她灵活,她清婉,她沉稳,她慵懒,她流动,她迷幻,她悠悠,她淌着千年的宁静与安详,总牵动着画中人的缕缕情思。随波招摇的水草是沱江的魂,日夜溢散流转的潺潺声是沱江的灵,这就是沱江。江水如烟似带飘然而至,那种温柔的诱惑直抵内心,让人无力反抗。
沱江岸边故事多,当年穿梭于江面的舟楫,三月的喧闹鱼季,端午赛舟和抢鸭子,那些红红绿绿与月光交相辉映的故事,已随波东流逝去。取而代之的是沉静舒缓的沱江水上的点点渔火,咿呀橹声,缥缈山歌。夜晚的沱江是温柔的,这股缠绵的情意,你没理由不去理会它吧?既然到了这里,那就不妨找一个江边客栈,枕着沱江的涛声安然入眠,做一夜好梦。
在众多的江边客栈里,回龙阁附近的沱江人家客栈人气最高。到过这里的人总亲切地称这里为包大妈家,这里是城中最早几处把自家私宅装修成客栈的人家之一。它紧邻夺翠楼、虹桥和沱江,可谓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客栈打通了窗子,显得比原先敞亮了不少,木格窗棂更是简朴中透着温情。住在靠江边的吊脚楼上,清晨醒来躺在床上看悠悠的沱江水,或坐在阳台的椅子上发发呆,你会觉得这是在凤凰唯一想做的事。在清冷寂寥的冬日,手捧香茶和主人一起烤火聊天,听着凤凰的历史和家常人事,看着窗外摇摆的灯火,一定会让人心里温暖到了极点。

凤凰

沱江北岸一侧的客栈,虽不是吊脚楼,却是能眺望南华山、吊脚楼及北门码头和跳岩的温暖住处。其中有一家翠翠客栈,“翠翠”的名字总让人联想到沈从文笔下《边城》中的女主人公,那唱歌动听的“二佬”现今又住在哪儿呢?住在这里凭窗倚栏,望着吊脚楼内晃动的身影,会很自然地想到那些眉毛扯得极细的妇人和跑船的水手间的故事。客栈三楼约五十平方米的大阳台,也是饱览沱江精华风景的必选之地。
沱江南岸的熊家小屋与沈从文颇有渊源。“《从文自传》里那个儿时能在沱江来回泅过五次的熊澧难是我们的父亲。兄妹九人寻根来到凤凰,购建了这栋温馨可爱的小木楼。倚在木栏杆上,望着美丽的江水,勾起我们对父亲深深的怀念,对童年无尽的追忆……”这是熊家小屋名片上记叙的一段关于凤凰的往事。这里也的确如上面所写的一样是个温馨可爱的小家。小小的房间里的一点一滴,都无不透着人对乡土情结的留恋。从粗朴的手织床单,到素雅的蜡染窗帘,再到推拉式的木门,以及每层悬挂的蜡染字画,细节处处洋溢着主人高雅的品位和一颗热爱生活的心。在寒冷的冬日,主人还为你准备了毛绒拖鞋和电热毯,就连阳台外的躺椅,主人也没有忘记为它穿件御寒的冬衣。坐在那小小的美人靠上,望着沱水上的虹桥,手边放杯清茶,读上一段关于湘西、关于凤凰的故事。回到家中,忆起在凤凰曾有过的生活,或许这里将成为你梦回沱江时永远流不走的一段。
如果你想找一处品茗、赏景、临水、听歌兼而有之的地方,那就非沙湾莫属了。最重要的是,在这里还可以一览无余地欣赏沱江、万名塔、望江亭、虹桥和吊脚楼的美景,距离产生美,也正是因为这里避开了熙熙攘攘的人群,视线在近景、中景、远景中叠加,所以凤凰的美变得恍惚了起来。这里有许多家客栈,其中凤凰国际青年旅舍里不仅能洗衣、煮饭,还可以免费上网、看书、看碟,旅舍多人间的上下高低床还能唤起许多游客对曾经的宿舍集体生活的美好怀念。

发表评论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