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旅途,记在丽江宝山石头城


在丽江的黑龙潭公园门口坐车,没有公车去,只有私人开的车,为当地人来往而开的。是从丽江到宝山乡的,因为天气不好,正是雨季,所以车不去我的目的地-宝山石头城。
车行在山路蜿转处,一层层向上而开,而越来越没有人烟。车行过玉龙雪山,来之前有听说要经雪山还要交门票,不知可否过去?一车人都是山民,在城里购的货物,不知怎么就过去了。越行越远,路开始陡起来,我的心开始紧起来。
而开车的师傅却仍是与同车人说说笑笑,丝毫没有紧张感。只得暗暗祈祷而已。渐渐睡意渐浓,在不知不觉中入梦。
半梦半醒间,到了宝山乡。在等待中等待过往的车,可以将我们带到目的地。我们是下午2点左右到达的,可等了2 个多小时 ,还没有过往的便车,坐在小店里与纳西人谈天,这都是很朴实的人,没有什么心机,也说汉语,只是不太流利,还好,可以听得懂。穿衣打扮也是汉化了,据他们自己说只有在节日和婚礼才穿本民族的服饰。还有就是只有老人才穿。其实我觉得是很美的,有句话叫城里的想出来,城外的想进去,真是一点没说错。山下就是一片片的玉米地,正是玉米成熟的时节,不时有农家背一个硕大的筐而来,望着这金黄色的,沉甸甸的玉米,真是喜人。在无聊等待中,吃到了平生最好吃的烤玉米,这是真正农家烤的,让我至今不忘,才知什么叫口齿留香。
望着已是归家的路人,终于决定徒步去石头城。跟着一位大姐,她也是位导游,家里开了一个全村的第一家客栈,名叫和家客栈,名字独特吧,其实这就是她们的姓氏啦。这宝山石头城都姓此姓。据说纳西族只有二个姓:和与木。木为贵族,而和为平民。沿着一条弯曲的大路,正是黄昏,不时有一群羊儿,儿安然走过,放牧的人也是平静的心情,悠然自得的扬着鞭子,真是让我艳羡。
云南最美的是黄昏,云儿变来变去,你总也不知道它还将怎么样变化?随着起起伏伏的山歌
走过了一座座在我来总也走不到头的山路,不时有人家,有炊烟,有树,有草,有歌声,是在放声机里的纳西歌,简单的旋律,可是很好听,就是那种一天归来欢快的心情,充满向上,也充满希望。在丽江的时候,每到天晚时,大家就聚在一起跳舞歌唱,想必是对生活的一种向往吧,都市人已去了这种单纯的天真,是为了寻找原来的足迹么?我们不停的奔走,我们希望寻找心灵的慰藉,却又舍不下名利。却又不住的打扰这原住民。人海红尘中,我们向往什么,得到亦或失去什么。
天渐渐黑了下来。
平生第一次走夜路,高原天上的星星很亮,才知什么叫天上星,亮晶晶,才知歌中所唱不假。首先听到的巨大的轰鸣声,走着走着才反应过来,原来是金沙江,哎,我来到了金沙江的想想有几人能在这夜色如洗的晚上听到这气势如宏的江水声。又有几个夜晚可以如此渐渐有人声,狗吠声,原来我们到了外城,每一步都象走长城那样,这脚下的路是那么厚实,想想这是纳西族的历史哪。
暴走4个小时之后,终于来到这我历经艰险走过来的地方。一路留下我的足迹,在这里之外的少数民族地方。有风吹过,带着高原特有的醉人气息,如在梦中,愿此生常在梦中,住在此处,优哉游哉。
当我的双脚触在石阶上的时候,才真切感受到了来到了这石城的古朴,夜色中没有
人工的声,只有这大自然的声音,纯朴的民风,纯朴的人情,久已不见的人情味,已是子夜时分,在这个没有电视,没有人工的,只有这涛涛江声,不停息地奔流,这自然之声,不禁物我两忘,今夜忱着这涛涛江声入梦。
住在和家客栈,这是一个典型的纳西人家,二层木楼,三房一照壁,庭院里打扫得很干净,还有一些不知名的花儿点缀,可见主人的用心。我们被安排在二楼,很大的走廊,可以在走廊里吃饭,喝茶,聊天,还可在此做做运动,延伸的还可晾晒衣服,
晨起,远望是山,山下就是出名的金沙江,江水温柔平缓而过,与昨晚可是两个模样啊,
闲坐在阳台上发呆,猪儿们不知从什么地方出来的,庭院里瞬时成了猪们的天下,原来是它们吃饭的时候到了,随着主人的喽喽喂食声,短短几分钟后,消失得无影无踪,一切又恢复了平静,叫我目瞪口呆。不禁又佩服民间的智慧。
当主人上了五菜一汤时,我们又一次目瞪口呆,天啊,这要多少钱?吃了快过半,吓得不
敢再吃,商量着怎么还价?大姐只有纯朴的一句:不怕,吃吧!不怕!
想想在这里,只有等着挨宰的份了,只好硬着头算账了。谁知结账时,才20元,好可爱啊!
又不禁惭愧,以现代都市人的价值观去衡量她们的为人,只有心说对不起,对不起了。
石头城,顾名思义,所有的一切都是用石头做成的,全村只有一条通向外界的小路,也是用石头造就的,吃过饭,老人带我们去石床,石凳,这里一切都是古老的,小孩子骑马在窄窄的石路上奔跑,得得的马蹄,在他的自已的世界里得意洋洋。猪儿也悠然自得在晒太阳,不时还伸伸腿,真如世外桃源一样。
挥手作别,这个一生中停过的一天,还会再来吗?

发表评论

关闭菜单